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202电子书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 企鹅套娃

王飞明, 也就是尤冰的男朋友, 身高一米八八, 曾经练过拳击, 前不久尤冰以“三观不合”为由和他分手了。

但是王飞明觉得太儿戏了, 什么三观不合啊, 他不就是在尤冰工作的地方, 趁她不注意给动物喂东西,还有下班时间要带她去吃野味么。

那动物没吃下去,尤冰也没去吃啊!

结果尤冰和他吵了一架, 俩人冷战几天后,尤冰就说想清楚要分手了,还联系上以前一些小事, 让王飞明觉得更无语了。

凭什么啊, 你说分手就分手,我还没同意呢。王飞明电话、短信、微信轰炸了一遍, 尤冰都没理, 周末也不回家了, 就躲在单位, 气得他直接找来了。

以前王飞明来这儿, 都是尤冰打个招呼,同事放他进来。现在同事看到他就尴尬地笑, 也不说放他进去,估计尤冰打过招呼了。

但是这没用, 他们单位是个动物园, 王飞明买票就能进来,尤冰倒是想躲,她这个工作能躲得成么。今天尤冰还扮什么玩偶去了,所以王飞明稍微等了一会儿,人一出现,拽着就跑。

王飞明也是激动得,跑了一段路才觉得,尤冰怎么这么重了啊!还是说,这衣服有这么厚重?

饶是王飞明力气很大,这会儿也有点吃力了,所以他也没有跑得特别远,而是找了个角落,把尤冰推过去。

——王飞明还真没想过这不是尤冰,她要不是尤冰,能不开口说话?

“小冰,尤冰!你还躲着我吗?”王飞明一手撑着墙,把尤冰困在怀里,有点激动地道。他太累了,汗珠子都往下掉。

“尤冰”上下看看他,没说话。

王飞明陷入了自己的情绪中,也没觉得不对,摇晃着她的肩膀道:“你凭什么和我单方面分手,你对得起我吗?你根本就是找借口,那么一点点小事,还上升到三观的地步!不就是吃点鸟么,我怎么知道还是保护动物啊!”

“尤冰”一听,本来随着他摇动的身体顿时往后靠了,诡异地看着他。

王飞明还在兀自激动:“嗯??你说话啊???”

“尤冰”不但不说话,还一个用力,把脑袋砸了过来,撞在王飞明额头上。套装是软的,但里头不是,而且……

这简直是一股巨力啊!

王飞明一下就被敲得后退八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脑门,只觉脑袋发晕,“卧槽!”

尤冰娇小玲珑,要是变重了还能说是玩偶装加成,这个力量就让王飞明醒悟过来,这绝对不是尤冰。

眼看这家伙摇摇摆摆要走开,王飞明顶着头晕爬起来,一把将其推倒。这企鹅就拿两个翅膀拍他,还挺疼,他忍着疼去拉企鹅的头套:“你他妈谁啊!”

拉了几下没拉下来,也不知道有什么机关,王飞明怒了,没找到打开的方法,就去扒拉企鹅嘴巴下面视物用的口子。可是这玩偶装够结识的,小口子撕也撕不开。

而且到这个时候了,这家伙还是不说话,让王飞明无名火起,格外暴躁。

这时候,王飞明还听到远处有人在喊:“尤冰!尤冰你在哪?!”

那就是赵昭路了,他也不知道企鹅装里面是谁,所以喊尤冰的名字,希望对方听到可以回应。动物园里展馆植物之类的多,一时半会儿他也看不到人在哪。

虽说有人在喊,这企鹅还是不吭声,王飞明非常生气地提起拳头,反正这绝对不是尤冰,但这家伙太讨厌了,先揍一顿再说,不能白来!

王飞明一拳头要砸下去,却是停在半空中,被人用力握住了。

以王飞明一拳的力道,这人居然能够稳稳握停住他的手,这可不简单!

他虽然是业务练拳击的,但拿过业余比赛的冠军,普通人别说拦他,能近身都不错了。

当时王飞明心里就闪过一丝惊讶,回头一看,却是一个长相十分俊美的男人,他头发里夹着几缕金红色,脸色冰冷,握着王飞明的手腕一甩,王飞明就被掀开了。

王飞明觉得自己在他手里,就像个手绢似的,轻飘飘就甩开了,而且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这种情形在王飞明的记忆中,还真没发生过。

虽然这瞬间心底已经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对方,但王飞明好强,输人不输阵,他嚷嚷道:“哪来的杀马特啊,别妨碍老子!”

这人眉头一皱,令人震惊的是,他相貌堂堂,出手却非常粗鲁,连句话都不说,就把他的脑袋往地上一按。

“砰”一下,王飞明头上鲜血直流,他眼睛都瞪大了,“你……我要报警了!”

这时,旁边那只企鹅仿佛找到什么倚仗似的,也一下爬起来,伸着大脚丫往王飞明身上踩,还特用力。

那么重一脚踩在胸口上,当时王飞明就眼前一黑,想吐血了。

男人揽着企鹅,安慰般拍拍头,王飞明这才明白,他们肯定是一伙的,自己可能找错软柿子了……不对,就凭那个重量,估计也不是“软柿子”。

眼看企鹅还想踩,王飞明往前一爬大喊道:“来人啊!救命啊!”

他在心中庆幸,幸好自己嫌吃力,没有把企鹅带去更远的地方,肯定有游客会听到他的呼救,等来人他们就不敢动手了。

企鹅气死了的样子,翅膀一扇一扇的,然后翅膀在颈后动了动,不知做些什么。接着往前几步就地一坐,面对着王飞明,两只翅膀夹着头套,往上一提。

当王飞明意识到他——力气这么大应该不是女孩子——要摘头套,眼睛立刻就睁大了。

他还真想好好看清楚,这王八蛋的脸到底长什么样。

企鹅气呼呼地将玩偶头套往上一提,就露出了自己毛茸茸的脸,圆圆的眼睛和尖尖的嘴巴。

王飞明瞬间双目圆睁:这他妈什么玩意儿?

企鹅头套之下,还是一颗企鹅头?!!

正想着是不是仿真头套,这企鹅脑袋扭了扭,一张嘴发出“嘎”的一声,仿佛在问他惊不惊喜。

王飞明:“……………………”

一声都没吭,本来就身心受创的王飞明眼睛一翻,一脸是血地晕过去了。

……

赵昭路因为脱衣服耽误了功夫,跟丢了人,到处找,还问游客有没有见到人,结果都是没注意。

那么大一只企鹅,你们怎么就没注意呢?!

但是赵昭路也没法和游客发脾气啊,他只好自己一边喊一边找,心急为什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这时候尤冰也带着同事追上来了,她脱了玩偶装,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人呢?”

赵昭路垂头丧气地道:“没跟上。”

尤冰赶紧把手机拿出来,从黑名单里拖出王飞明,然后打他电话,但是王飞明早关机了。

就在他们准备分头找一下,并通知其他同事之时,忽然听到了王飞明的喊声:“……救命啊!”

“那边!”赵昭路眼睛一亮,直接冲过去了。

其他人也跟着往那个方向冲。

唯独尤冰在原地呆立了一会儿,难道只有她反应过来不对了吗?为什么是王飞明在喊“救命”啊??

赵昭路带着焦急冲到了那地方,只见尤冰那个特别高壮的男朋友躺在地上,头破血流,人事不省,旁边则站着企鹅妹妹,还有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陆压。

这和他想象中的画面还真不一样,尤其是那个壮汉凄惨如斯。

陆压正揽着企鹅妹妹说话,对地上的人视而不见……好吧,看情况地上这位可能就是被陆压揍翻的。

赵昭路属于比较后进灵囿的员工了,和陆压也就见过面,没说过话,但听说过很多八卦,园长那些朋友可都是他们饭后谈资啊。

这会儿赵昭路都呆了一下,“陆、陆哥?”

一瞬间,赵昭路想到了很多,看样子,这个企鹅妹妹可能真的不是他们受训员工中的一个。他们那些人里,并没有和陆压很熟的啊,看陆压这个姿势,赵昭路的记忆里,陆压极少和人身体接触。

再接下来,赵昭路就想到了陆压和园长的亲戚朋友们……

如果这是陆压或者园长的姐妹,那就很说得通了。

那些不都是大美女么,一说话就能听出来,难怪一直不吭声,可能是怕被发现自己穿着企鹅装玩儿。

女性就那么几个,赵昭路瞟了企鹅妹妹——或者企鹅姐姐几眼,推了一下其他也呆了的同事,尤其是尤冰,她已经傻了。赵昭路蹲下来摸了下王飞明,“这得送医院去吧?看样子搞不好要缝针。”

陆哥真是太暴力了,把人揍成这样。

陆压却是冷冷道:“送到医务室就行了。”

一个同事懵逼地道:“咱们医务室医疗条件还不够吧……”

虽说白姐已经是出了名的神医,也学过西医,但也没有缝针的条件。

陆压:“谁说要救他了?”

众人:“…………”

陆压逼视了一圈,所有人都抖了两下,愣是没有一个敢反对的。

沉默了两秒后,大家默默迅速把人抬起来,往医务室送。

……

段佳泽是收到赵昭路的小报告,才赶过去的,刚好在医务室堵住他们,他还把白素贞带来了。

白素贞单手把人拎进医务室,段佳泽则是安慰了一番尤冰。

尤冰本来都在惊恐地想陆哥到底要干什么,看到园长后安心了许多,园长看起来可比陆哥靠谱多了,陆哥一副要杀人灭口的样子,其他同事都快以为自己要做帮凶了,但是谁都不敢反抗。

尤冰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这事是因她而起的,王飞明以为企鹅妹妹是她才把人拖走,当然,头破血流就是自己作的了。

“没事,他以后不敢来骚扰你了,回头让人和他谈谈。”段佳泽说道。

尤冰:“……谢谢园长。”

这个时候,医务室里不知白素贞怎么把人弄醒来,王飞明声嘶力竭的声音透过墙隐隐传出来:“企鹅!……企鹅!!……企鹅啊!!!”

众人:“…………”

不约而同,他们都在心底想,陆哥到底对王飞明做了什么?都吓成这样了,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接下来大家也没什么好呆的了,虽然他们很想看看戏,都依依不舍地离开现场。

等人走了之后,段佳泽也把还想进去的陆压拦住了,“你把人怎么了?”

这回陆压可是无辜的了,他难掩幸灾乐祸地道:“我就推了他一下,是你儿子把头凑过去,摘了头套。”

段佳泽:“………………”

他就说那人为什么一直在喊企鹅!想想那情形都够诡异,一个穿着企鹅玩偶装的家伙,把头套一摘,里头还是个企鹅头,就跟套娃似的,难怪把人吓成这样,也不知道奇迹跟谁学的这种招数。

段佳泽把奇迹给揪了过来,黑线地道:“你这个坏家伙。”

奇迹把脑袋顶在段佳泽怀里,撒娇地摇晃起来。

段佳泽也无奈了,“行了,以后注意一点,这次刚开始也不怪你,但头套以后不许摘了,万一另外有人看到呢?”

奇迹也不知听进去没有,低声喊了一嗓子。

这里头王飞明的声音已经停下来了,段佳泽开门和白素贞打了个招呼,别让这家伙把事情说出去了,不管是给他弄失忆了,还是下个咒不让说吧。

对了,回头还得送警察局去。陆压还想把人再整一顿才带回来的,他打算直接把人送进去蹲几天,虽说有了奇迹的“教育”,这人以后可能不敢骚扰女孩,也不敢再进动物园了。

“走吧,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段佳泽走在前,陆压和奇迹跟在后面。

段佳泽越想这事儿越奇葩,哼起歌来:“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地剥开我的皮……”

陆压&奇迹:“………………”

.

警察来了一趟,还请尤冰和赵昭路做了笔录,王飞明头上裹着纱布,脸色极其难看地进了局子,刚开始尤冰看他脸色还很害怕,不过后来,王飞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赵昭路则改换方向,继续观察了一下企鹅妹妹,他觉得,“企鹅妹妹”有可能是小卫。园长那些亲友里,女性本来就不多,想来想去,也只能是小卫了吧。

这个脑袋后面染得五颜六色的女孩长得清丽秀美,平时就不太爱说话,大家只知道她很喜欢打水漂,是园长朋友家的小孩。

赵昭路很失望,虽然小卫长得清秀漂亮,但是才十几岁,半大孩子啊。唉,没希望,没希望。

“喂,老赵,发什么呆呢?给我帮个忙呗。”一个饲养员推了下赵昭路。

赵昭路这才回过神来,“什么事啊?”

饲养员指了指桶子,“大白有点事,你帮我一起去喂个企鹅呗。”

“哦哦。”赵昭路主要负责引导游客,平时闲下来也这里那里的忙活,看游客不多,还有同事盯着,就义不容辞地帮忙去了。

赵昭路换上衣服,和饲养员一起进了企鹅区。冷气袭来,零下的环境即使穿着防寒服也冻得够呛,饲养员拿着桶子去喂企鹅,让赵昭路帮他打扫一下。

赵昭路慢腾腾地拿了工具来,开始清扫。

他不时还看一眼饲养员喂企鹅,觉得还挺有意思的,他一般也是隔着玻璃看看企鹅,还没有这么近地接触过呢。

不过这些企鹅只和拿着食物的饲养员比较熟,对他这个陌生人就敬而远之了。

别看这些企鹅和游客互动还挺多,真要没了玻璃墙,它们警惕得很呢。

赵昭路正想着,就看到奇迹绕出来了,从一个坡上滑下来。这个企鹅被他们动物园,尤其是极地海洋馆的人戏称为“太子”,因为是园长亲自人工孵育出来的,一个一个儿子的喊。

它也是赵昭路穿的吉祥物服装的原型,非常受游客欢迎,个头比普通企鹅高出几十厘米,可以说是企鹅中的巨人。

除了园长,奇迹和其他人即便是饲养员都不太亲,与其说是警惕,不如说是高冷,还经常传出欺压其他企鹅的霸道传闻。

这会儿,奇迹慢慢靠近,赵昭路心想它应该是要吃东西了,按照以前的习惯,那些企鹅都会让开,给奇迹先吃。它是企鹅们的头儿。

但是,奇迹滑到了饲养员附近后,却没有靠近饲养员,反而奔着赵昭路来了。

赵昭路一开始还不确定,后来发现奇迹直冲着自己,吓了一跳,“它,它干什么?”

饲养员一抬头也疑惑了,喊了一声:“奇迹!”

奇迹哪里听他的,继续朝着赵昭路“冲刺”。

赵昭路忍不住往后退,“干什么,干什么!”

企鹅即便冲刺,速度也块不到哪里去,架不住赵昭路慌了,奇迹可有一米五呢,体重更是超过他,嘴巴叨人痛不痛,看其他企鹅对它那么害怕就知道了。

赵昭路一慌之下,脚下一个踉跄,就摔坐在地上了。

奇迹瞅准时机,冲过来便泰山压顶一般,趴在了赵昭路怀里。

它还没直接砸下来了,只是蹲下再往前趴,这重量已经让赵昭路翻白眼了:“我靠——救命啊!”

饲养员早冲过来了,推着奇迹:“奇迹,奇迹,起来!”

他也吓得够呛,以为奇迹要袭击人,好在奇迹似乎只是很喜欢赵昭路,在他怀里蹭了蹭脑袋,就跟以前和园长撒娇似的。

赵昭路牙齿都在打架,“它它它到底要干什么?”

“好像没有恶意,这是喜欢你呢。”饲养员笃定地道,“你看,它蹭你了。”

赵昭路欲哭无泪:“它好重啊!”

赵昭路一说完,奇迹就大叫了一声,大概在表达不满,吓得赵昭路不敢说话了。

饲养员劝了半天,奇迹才罢休,磨蹭着起来,拍着翅膀去吃东西了。

赵昭路惊魂未定,还听到饲养员酸了吧唧地道:“想不到啊,你小子还挺讨太子欢心的,干脆调过来算了。”

他在这里养了那么久企鹅,太子也没有主动蹭蹭他过呢。

“……”赵昭路擦了把汗,没好气地道,“你给太子压压试试看?”

后来,觉得有意思的饲养员还拉着赵昭路去和园长说了这件趣事。

段佳泽看了赵昭路好一会儿,这不是老撞见奇迹,还和奇迹搭讪的那个员工么,奇迹小孩子心性,估摸着也是想投桃报李,和他打个招呼,可惜他并不知道这个奇迹就是那个“奇迹”,遂忍笑道:“鉴于其他企鹅躲着你,那可能是你比较有奇迹缘吧。”

赵昭路:“……”

……

“慢点儿,慢点儿……”段佳泽蹲在跑道旁,看着两匹养好伤的马在吉光的带领下,小步走动起来。

它们之前在马戏团运输过程中腿受了伤,伤筋动骨,也是好得最晚的动物,伤口好了,里头筋骨没那么快长好,之前一直在医务室里走来走去,现在才能重新试着奔跑。

吉光在一旁友善地鼓励,“唏律律——”

原来的两匹瘦马已经吃得丰满了不少,它们受伤后一直吃不下什么,马戏团因为团主入狱的事也没心情关照,驯兽员都觉得它们估计活不下去了。

但是来了灵囿后,它们又能进食了,现在看上去虽然还是比吉光矮小两圈,但已经健康多了。

这两匹马,一见到吉光就被折服了,吉光身上没有什么妖气之类的,它就是天生的神马。但也正因为它是神马,飞黄和越影从血脉里对它臣服。

见面第一次,它俩就在徐新不解的眼神中,抵着脑袋对吉光表达敬意。

徐新还琢磨呢,这俩也很识趣啊,一看对方高大,连比都不比就认输了。

先是试探性地小跑,跟在吉光后头,吉光慢慢加快速度,它们也发力跟上去,并没有不适的地方,越跑越快。

“看来已经恢复完全了。”徐新欣慰地记录了一下,“对了,园长,飞黄它俩怎么呢?也在这儿跟着吉光打工?”

吉光在这里挂牌打工,那是有特色的,它跑得快,这两位再快也快不过吉光。而且,它们才从马戏团退役呢,段佳泽想了想,说道:“把它们放散养区去吧,怎么开心怎么活。”

跑了几圈,吉光带着小弟们踢踢踏踏走过来,段佳泽拿了个苹果,让它们一马咬一口。

手机响了一下,段佳泽一手拿苹果,另一手去摸手机。

每匹马一口,这苹果就只剩一个核了,飞黄从段佳泽手里把剩下那点苹果也叼走嚼了。

段佳泽的手机上,凌霄希望工程却是发布了一个支线任务。

段佳泽浏览三遍后,平静地道:“有没有纸巾?”

徐新:“怎么了??”

段佳泽:“我要喷肝。”

徐新:“……”

喜欢我开动物园那些年请大家收藏:(www.202txt.com)我开动物园那些年202电子书更新速度最快。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最新章节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全文阅读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txt下载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202电子书

猜你喜欢: 无限建城最强动画制作人[重生]落花怜香魔教教主搞基建最强逆袭大神[快穿]龙图案卷集末日营地[基建]我做农场主的那些日子里[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一朝成为死太监万千宠爱转生成乙女游戏里的被攻略对象了我的医术震惊世界我的马甲遍布全世界[快穿]小白脸[穿书]黑化圣骑士反派帮我搞基建谪仙杂货铺日常我变成太阳之后异界领主生活在星辰中浪[星际]召唤玩家搞基建SCI谜案集(第二部)[网王同人]博君一笑修真界最后一条龙[综]爱神之酒
完本推荐: 网王之幻神空释全文阅读新白娘子传奇续集全文阅读明星私房菜[直播]全文阅读疗养院直播间全文阅读小月牙全文阅读三界独尊全文阅读庶香门第全文阅读命犯桃花与剑全文阅读星辉落进风沙里全文阅读一秒沦陷全文阅读谋爱成婚全文阅读异世情缘(GL)全文阅读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全文阅读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全文阅读一觉醒来嫁人了!全文阅读粉妆夺谋全文阅读你与时光同在全文阅读女狼人全文阅读间客全文阅读随身英雄杀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有请小师叔从红月开始大唐扫把星柯学捡尸人姑娘你不对劲啊死亡求生:没有人比我更懂副本!妖女哪里逃西游:取经太难了轮回乐园开局选择亿万集团总裁我在综艺里嗑神颜借剑万诱引力[无限流]戏精的诞生赛博英雄传影帝的诸天轮回长夜余火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戏精打脸日常大魔王娇养指南仙丹给你毒药归我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谍云重重大唐逍遥驸马爷伏天氏炮灰原配的人生(快穿)九星之主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帝霸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txt下载手机版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202电子书移动版 - 202电子书手机站